Ways of Seeing:旧电影‧旧地标 看香港变迁

原创 V优生活  2020-06-09  阅读 223views 次
Ways of Seeing:旧电影‧旧地标 看香港变迁 陈彩玉(Priscilla)(彭丽芳摄)Ways of Seeing:旧电影‧旧地标 看香港变迁 从电影《姐姐的情人》(1967)找到昔日启德机场景致,人们在蓝天下候机,与飞机的距离相当接近。(电影资料馆提供)Ways of Seeing:旧电影‧旧地标 看香港变迁 展览第一部分以纪录片为主题,其中展出《香港:中国的大门》,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浅水湾海滨娱乐中心阳伞处处,充满异国风情。(电影资料馆提供)Ways of Seeing:旧电影‧旧地标 看香港变迁 展览在昏暗黑房进行,最惹人注目的是在漆黑中发光的六个灯箱,用上光雕投影技术,播映电影中的旧地标。(彭丽芳摄)Ways of Seeing:旧电影‧旧地标 看香港变迁 消失的地图环节带观众行遍港九新界,找寻不复再的旧地标,例如《我爱紫罗兰》(1966)电影中的尖沙嘴帝后酒店。(彭丽芳摄)Ways of Seeing:旧电影‧旧地标 看香港变迁 重甸甸的Mitchell 35毫米(图左)和较轻巧的Arri机(图右)(彭丽芳摄)Ways of Seeing:旧电影‧旧地标 看香港变迁 Ways of Seeing:旧电影‧旧地标 看香港变迁 Ways of Seeing:旧电影‧旧地标 看香港变迁 Ways of Seeing:旧电影‧旧地标 看香港变迁 Ways of Seeing:旧电影‧旧地标 看香港变迁 Ways of Seeing:旧电影‧旧地标 看香港变迁

午后,谢贤牵着嘉玲拾级而上,「你看个塔几得意?」嘉玲兴奋地仰视白色六角「虎塔」,在轻快音乐的伴奏下,在万金油花园中来回踱步,穿过石拱门,在凉亭眺望天地。

如斯休闲的情节,却穿插着壁上浮雕「18层地狱」的影像,一时落油镬,一时勾脷筋。

原来,是因为谢贤在《欢喜冤家》(1959)中,假扮工厂少东接待千金小姐嘉玲,导演于是利用虎豹别墅地狱审判的场景,映衬出他的满口谎言。

难处拣片‧找人‧组织

香港电影资料馆新展览展出一百套十九世纪末至一九六十年代电影中出现过的旧香港地标,负责策展的一级助理馆长陈彩玉(Priscilla)说从这些影片中可以发现到香港社会变迁,「四五十年代的香港电影都是为口奔驰一点,没太多休息时间的,主要拍摄人们在街上糊口、搭棚,工作式的片段。去到一九五九年尾至六十年代真的完全不同,多了很多戏院、酒店、酒楼、雍雅山房爆晒出来。我觉得哗我们社会有定休日了,有休息时间,这个展览希望来到的人都会看到这个社会的改变」。

今年是Priscilla在香港电影资料馆工作的第二十二个年头,在策展之前,做了电影蒐集多年,她分享当初萌生在香港电影中找寻旧地标的意念是源于将影片转做数码化时,都要检查片段有没有调转位置或出现缺陷,却意外发现又美又阔的皇后大道,「当初我连续看几套都是表哥表姐从南洋来香港,亲戚驾车带他们周围兜。还有一套戏叫《一家亲》(1965),说他们从新界坐火车去到红磡,当时我见到简直觉得这完全是意大利的火车站来,好长好靓,因为我没有经历过嘛。我本身觉得尖沙嘴火车站只有一个钟楼,没有其他建筑,但原来建筑群这幺大,同时车站的光线好充足,因为附近没其他东西」。

今次展览筹备了整整一年,因为遇上了三大困难:一、电影太多;二、找人;三、组织。

要找寻旧地标先要聚焦在拍摄外景的电影中,「撇除一些类型先,例如古装片、粤剧歌唱片,因为好多时都是搭景,然后我就focus on文艺片、时装片方面」。但从五千多套馆藏中筛选后,仍然有多达一千零三十五套合乎资格。接着她就决定从版权下手,如果有太多播映限制的剔走,终剩下数百套电影。「当中有一个困难是不能找太年轻的人去看这些电影,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是什幺地方,因此我找来有资历的旧同事做研究,主力只有一个同事看这几百套电影,并抽取了其中约一百段展出」。

上述两点都可以用时间「搭救」,但要如何组织整个展览就最考功夫,她认为不断在片中找旧貌出来是没有意思的,所以将展览分成三部分:一、外国人眼中的香港;二、地标如何帮助电影说故事;三、消失的地标地图。

外国人眼中的香港

第一部分以馆藏最早的纪绿片《爱迪生短片》(1898)出发,放映十九世纪末的香港街道,「看早期纪录片,多数是从外国人的角度看,香港都是猎奇呀,觉得东方世界好特别呀,影来影去都是维港呀山顶缆车呀,或者是一些街景人们做苦力的工作,对外国人来说好新奇。我就想为何不先从这些外国人眼中先认识香港呢?因为十八世纪九十年代未有电影嘛,外国人之前要认识香港就要透过这些影像认识」。而这条短片亦绝对得来不易,他们从美国国会图书馆找到短片,短片原先登记于paper prints栏目,因为国会图书馆的功能是要登记每一本书的版权,而没有影片的概念,因此短片也被印成书本般储存,香港电影资料馆发现后又将书本变回短片,「是现存最早的香港影像,虽然好花,你看着会估这条是不是上海街?」

地标不中不西好新奇

「外国人看香港是好极端的,一是好西式一是好落后,有一套叫《香港:中国的大门》(1938),我记忆最深的是浅水湾,拍摄出沙滩上有好多遮,好西式,我会觉得这裏到底是不是香港来呢?还有电车路以前阔好多,为什幺现在窄了这幺多呢?还有启德机场,点解可以和架飞机如此亲密?」当时的旧香港就是外国人想了解中国的中转站,他们心目中的香港地标自然是那些不中不西的建筑,如总督府、山顶、前九广铁路钟楼等。

此外,展览展出已故新界民政署长和民政司黎敦义的私人纪录片,「因为他爸爸是传教士,好早期爸爸已经拍了好多近珠江三角洲的新界农田,后来爸爸五十年代考来香港做公务员,他们在香港落地生根。黎敦义就在五六十年代拍了很多新界的影片,因为他是新界民政司,又是另一个角度看香港。因为外国人不会这样拍新界,不再是猎奇的角度,而是好实实在在告诉我们新界是怎样」。她认为资料馆其中一个最主要的功能就是靠馆藏告诉香港人,香港的影像是什幺,因此要从最基本的纪录片出发。

地标助电影说故事

「但是做得耐(电影蒐集)你又觉得,这样只会呈现到个历史,但电影是不是咁简单呢?其实又不是,好多时电影真的要靠一个外景帮他说故事。」例如电影《前程万里》(1941)裏面说男主角李清在城乡之间的关係,他在国内来到香港,看见五光十色,觉得这地方好精彩,「然后嗰个画面先影他感到好amazing的样子,再影钟楼、弥敦道等互相对cut,这些是厂景做不到」。但同样的景色却可以有截然不同的解读,《不了情》(1961)讲述林黛在尖沙嘴火车站一下车,即刻影出尖沙嘴灯红酒绿的招牌,她即时觉得这裏是魔鬼的地方。

外景解读 厂景做不到

展览的右上角竖起六个发光灯箱,用上光雕投影(projection mapping)和动态图形(motion graphic)技术,在播映电影中旧地标的同时,指示出地点、电影名字与年份。如《浪子佳人》(1968)的西贡火石洲榄湾角洞,「剧情说谢贤和萧芳芳去到西贡地方避静,你无办法在厂裏面拍摄,因为一定要是好空矿的地方。而且,谢贤真是一个死飞仔,不会去正常人去的地方」。

「我好喜欢看电影内的场景,有套戏叫《龙虎笙歌戏凤凰》(1955),一开始时说新马仔和王爱明,童星好得意啦。讲他们从越南坐大船到香港,转搭艇仔去皇后码头,一上岸行行行一条路都是市区来的,我觉得好amazing。他们是如何将部机放在艇仔?因为是好摇的,我识那位电影公司的创办人,他叫陈焯生,他说当时租片场好贵,所以搞些噱头,因为新马仔好少日头拍戏。我们刚刚播完这套戏,播映时观众甚至说哗,好靓呀,由海到皇后码头,影到半山左右的地方,大家都好想看这类型的东西。」

旧机拍外景 笨重而够定

同场放置两部曾于五六十年代在香港广泛使用的旧摄影机,重甸甸的Mitchell 35毫米和较轻巧的Arri机,说明昔日拍外景的需求和困难。展览牌标明:「香港电影年产量于五十年代显着增长,片厂需求大增,在供不应求的情况下,电影人自然要思量如何走到实地取景。陈焯生指既然搭景的预算紧绌,何不拍摄外景,既能节省成本,也是影片的绰头和卖点,一举两得。」

Priscilla就补充当年Mitchell机难以拿出街拍摄,除了因为笨重,更要同时带电、灯,「因为好多菲林都有感光限制,所以要打灯,运送器材费时困难。不过,同时又因笨重,拍摄出来的画面稳定,尤其可以用于拍摄字幕卡。与章国明导演倾偈时他说胡金铨好喜欢用Mitchell机的,因为够定,李翰祥也爱用。因此,我觉得只要内容上有需要,当时的导演都会拍外景,排除好多技术性问题,都要搬部机出去」。

后来轻巧易携的摄影器材出现,如Arri,令七十年代中香港电影新浪潮涌至,人人都可以拿机到处跑,捕捉具争议性和社会性的片段。「章国明告诉我有九成香港新浪潮导演都使用Arri,法国新浪潮又是用这部机,你就会明白为何个个说七十年代人人都捧部机出街,因为轻便。」

消失的地标地图

最后一部分是消失的地图,标示出港九新界各处已不复见的旧地标,「消失地图看到不同地标的改变,每套戏都有点不同。例如启德机场,竟然演员可以入到禁区,那些人甚至可以进入停机坪接机。而且有个行李输送带,用一些小卡车装住行李,他讲到明星坐住卡车入去,你会认识到原来当年机场管理都几鬆吓,可以自由出入,引证当年香港和中国的入境界线没有那幺複杂,我觉得是有趣。」她满足道展览开始至今,好多参观者都说深怀感谢,感谢他们让他看到小时候的回忆。「而年轻人则说乜以前咁型?原来香港有好多英式建筑物。」

感激能看见回忆

究竟这些影片中,哪条最珍贵?「条条都珍贵不是说笑,我们馆藏有五千几条片,有人说香港电影过万条,即我们有大概一半。不过香港不像外国这样,可以轻易就修复影片,原因是原本底片就已经好靓,但香港的底片经常都会出现放映的路轨,或有#、圆圈标示在侧边,这些叫过机mark,提醒工作人员要转第二wheel,这是粤语片的特色。我们有好丰富的五六十年代国语和粤语片藏,既然我们这方面有这幺多资源,我怎样才可以令更多公众人士看到呢?做展览就可以做到啰。」

「光影.历史.筑蹟」展览日期:即日至5月5日

地点:香港西湾河鲤景道50号香港电影资料馆

文 // 彭丽芳图 // 彭丽芳、电影资料馆提供编辑 // 林晓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