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ys of Seeing:碧波押娱乐牌风波 社区艺术唔係

原创 S生活书  2020-06-09  阅读 741views 次
Ways of Seeing:碧波押娱乐牌风波 社区艺术唔係碧波押二○一六年起进驻上海街404号地舖,近日收到艺发局通知因未申请公众娱乐场所牌照,场地需在明年四月后暂停营运。(曾晓玲摄)Ways of Seeing:碧波押娱乐牌风波 社区艺术唔係大馆早前一度取消流亡作家马建的讲座,碧波押立即闭馆声援马建,故今次事件亦有人联想与政治有关。(碧波押facebook)Ways of Seeing:碧波押娱乐牌风波 社区艺术唔係林汉坚在2000年起曾管理上海街404号,图为当时李志文行为及艺术装置「廿四小时生活」工作坊现场。(林汉坚提供)Ways of Seeing:碧波押娱乐牌风波 社区艺术唔係活化厅二○○九年起接手空间,不获续约后曾留守要求艺发局检讨计划,碧波押对行动亦表示支持。(资料图片)Ways of Seeing:碧波押娱乐牌风波 社区艺术唔係阿东(左)及三木(右)(曾晓玲摄)Ways of Seeing:碧波押娱乐牌风波 社区艺术唔係谭伟平(受访者提供)Ways of Seeing:碧波押娱乐牌风波 社区艺术唔係碧波押曾举办旧单车展览,此类展览较受街坊欢迎,策展人也有邀请嘉宾讨论电影中单车的涵义。(碧波押facebook)Ways of Seeing:碧波押娱乐牌风波 社区艺术唔係樊婉贞(受访者提供)Ways of Seeing:碧波押娱乐牌风波 社区艺术唔係(曾晓玲摄)Ways of Seeing:碧波押娱乐牌风波 社区艺术唔係(曾晓玲摄)Ways of Seeing:碧波押娱乐牌风波 社区艺术唔係Ways of Seeing:碧波押娱乐牌风波 社区艺术唔係Ways of Seeing:碧波押娱乐牌风波 社区艺术唔係Ways of Seeing:碧波押娱乐牌风波 社区艺术唔係Ways of Seeing:碧波押娱乐牌风波 社区艺术唔係Ways of Seeing:碧波押娱乐牌风波 社区艺术唔係Ways of Seeing:碧波押娱乐牌风波 社区艺术唔係Ways of Seeing:碧波押娱乐牌风波 社区艺术唔係Ways of Seeing:碧波押娱乐牌风波 社区艺术唔係Ways of Seeing:碧波押娱乐牌风波 社区艺术唔係

油麻地咸美顿街与上海街交界的转角,亮着一个灯箱,红底绿字「中国梦」。

门开着,竖个牌明示「今日冇嘢睇」,内裏每张桌椅上都叠满黑胶碟,管理「碧波押」这个空间的艺术家三木说,他们将会办一个黑胶展,名为「33又3分1 黑胶时光」,是黑胶碟在唱盘上的转速,每分钟的转动圈数。

正着手筹备新展,他们却收到艺术发展局通知,因为场地未申请公众娱乐场所牌,明年四月后要中止空间计划,亦即碧波押的运转也来到尽头。

二十年后 突关注须领娱乐牌

自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上海街404号视艺展览空间开幕,这个细小场地已发展近二十年,停运消息一出,文化艺术界迴响甚大,本系列首集提到大馆马建风波,碧波押亦因闭馆七天回应事件而为人所知,故有人怀疑今次艺发局的行动是政治审查,但该局民选委员陈锦成则强调并非要结束空间运作,待牌照问题解决后会再公开招标,但为何二十年不处理牌照问题,今天才提出?局方无法即时公开正面回应,稍显措手不及。倒带回到一九九九年,我们访问历代主持人,尝试梳理上海街404号多年来搞紧乜。

平日下午来到碧波押,只见一时有名长者直入店后方取罐啤酒喝,顷刻又有街坊进门闲坐角落的转椅上。这裏员工有两人,三木(陈式森)及阿东(欧阳东),两人都是行为艺术家,三木坦言:「我们之前从未搞过社区艺术。」自二○一六年接手,今天他们知道,旧物展览总最受街坊欢迎,黑胶展未开,已几次引来途人进门问是否唱碟大平卖。两年间,他们除了搞展览,还定期举办独立电影放映会、深宵的蓝调音乐会等活动,同时慢慢与当区居民建立关係,「在社区裏有各种各样的事会发生,存了很多记忆,希望展览能与此有迴响。艺术能给社区什幺,或不能给社区什幺,我们也希望有各种答案。」

艺术不能给社区什幺?当街坊住的是劏房,打工没日没夜,三木和阿东知道以艺术让他们「改变社区氛围」、「反思社区现状」,可能想得太过伟大,三木:「你会发现给街坊看好的艺术作品,他们未必有兴趣,心想艺术关我×事?但我希望他们接触艺术时,可以有些什幺能够抚慰他们。」

只要打开门 欢迎任何人参与

时间推前一些,上海街404号的标誌是个绚丽花牌,经营者是活化厅,花牌师傅黄乃忠受邀作为驻场艺术家。活化厅由十多名艺术家组织起来管理,程展纬是主要发起人,向艺发局「上海街视艺空间策展及管理计划」投标,取得二○○九年起的管理权,后来获续约到二○一三年。程展纬说当时「将展览空间看成是社区中心,很多活动是在社区发生,不是展厅发生」,两年后他退出计划,但今天回到油麻地,仍认得街坊,会互相打招呼,他相信只要打开门,欢迎其他人参与,对连结社区总有正面效果。他形容计划是艺发局的「德政」,「该局利用公营机构的身分,连结其他政府部门,拿到一个地舖空间,以审批计划书的方法外判给艺术家,艺团只需满足其基本要求,运作相对自主。展览不经特别审查,展览以外也有很多空间发挥,是这个位置的可贵之处,所以我们很紧张这个空间。」

每两年重新招标,每年艺发局资助五十万,三木说计划要求至少一年做四个展览,这样的条件及要求是上海街404号经历数代演变的结果。活化厅核心成员李俊峰翻出当年剪报,上海街视艺空间是艺发局在一九九九年展开的项目,当时该局经民政事务局及地政总署协助获批用砵兰街及上海街六个单位,艺发局再以象徵式一元租予艺术家或团体作工作室,上海街404号地舖则作为展览空间,十一月开幕,「是一个以culture cluster(文化聚落)概念推行的计划」。曾任香港医学博物馆及六四馆馆长的林汉坚是展览空间的第一代管理者,当时亦是艺发局民选委员,「九十年代香港没什幺艺术工作室,我们争取有多些空间做创作,于是找到政府的闲置空间。」不过他笑称自己的角色像管理员,以MOST(Museum of Site)名义主持空间404号,在一年内,其他艺术家及团体会向艺发局申请在该处办展览,约佔半年时间,余下展期之间的另外六个月时间,方可让他自由发挥,不过资金微薄,只够聘请员工「看档」、展览后花费还原场地等。相比碧波押的「蓝调夜」可通宵达旦,林汉坚称当时「晚上过了七时离开,都要写报告交代为何迟走」。

是社区中心?艺术空间?

至二○○三年,艺发局推出「上海街视艺空间策展及管理计划」,给中标者的自由就大得多。其时刚成立的「艺术地图」中选,有一年营运时间。中文大学艺术系副教授谭伟平是艺术地图主席,在他眼中,404号地舖其时的角色并非如程展纬将空间视为社区中心。「当时艺术空间或画廊都没有现在多,所以有个目的是要服务艺术社群,考量到尖东的历史博物馆(一九九八年七月迁至现址)、尖沙嘴的香港艺术馆、油麻地电影中心kubrick(二○○一年开业),上海街404号是油尖旺区其中一个看艺术的站点,介绍外国视艺资讯、与年轻艺术家合作等」,在油麻地区长大的他,认为「旁边有公园仔,近登打士街也有很多小空间,街坊可捉棋吹水」,因此毋须将空间「变成另一个公园仔」,「我们始终是art-based(以艺术为主),开始时做过国际双年展的介绍展」,但亦有与地区相关的展览,如与性工作者有关的摄影展,另一个主题为「茶餐厅」的展览亦曾得邻近麵包店赞助,合作派菠萝包吸引街坊入场观展,「重点不在赞助,而在于建立关係。」不过计划要求中标者一年内须办二十个展览,「后来艺发局也有採纳我们的意见,步伐放慢一些。」

不过对于这个犹如「空降」在油麻地的艺术空间,始终免不了被诟病,在平民之间安放一个净白的画廊展览空间,是否太过离地。二○○四年交到香港教育学院体艺学系手中,空间与街坊的距离又拉近了一些,以展览、讲座、工作坊等,希望「将艺术带至区外」,不过计划统筹黎明海曾撰文指「上海街视艺空间的发展不应是一个单向的、与社区无法进行相互交流的展览厅。遗憾的是,过往上海街视艺空间的发展,总是欠缺了这深具影响力的互动环节,使社区与艺术之间产生了一道缝隙」,因此期望之后一年注入更多互动元素。不过程展纬说在活化厅接手之前,空间仍以展览为主,活化厅则以活动为中心:吃西瓜派对回收瓜皮、推广交换家中剩物的「活化墟」、支持葵涌货柜码头工人罢工的义卖……至二○一三年落选,活化厅以佔领形式再留守这间地舖近两年,至二○一五年画上句号。

做得好不好 有何準则?

三木回忆,社区文化发展中心(CCCD)中标后,艺发局曾希望他们劝走活化厅,「但我拒绝了,知道活化厅面对的问题,我也即将面临」,他爽朗大笑几声:「现在是一语成谶」。李俊峰说活化厅「批判地说社区艺术,而非服务性」,留守空间亦是出于关心艺发局政策,「让大众及艺发局想想社区艺术是怎幺一回事」,第一代话事人林汉坚认为计划每次应交予中标者管理五年,李俊峰亦说,「我不觉得任何艺团都要做到永远,但应有一段稳定时间成长」,将近二十年过去,先不论局方「忽然」关注牌照问题,他认为艺发局至少应该做个研究报告,「这幺多个艺团的经验加起来,已是一个政策报告」,「可否有个準则,何谓做得好或不好?」

碧波押二○一六年起经营空间,曾获艺发局续期一年,三木表示以往局方在十月至十一月会通知他们準备提交来年计划,原本他们的管理将于一月完结,须重新投标,但今次当局与他们的会议一再延迟,他曾想过会否因市区重建要收回空间,或无条件让他们续约,没料到却横生一个牌照问题,局方从未明确交代情况。李俊峰直指「空间廿年来的政策没有寸进」,只是管理年期、资助略有改动,「到碧波押仍是突然便中断管理,能不能早半年通知或有缓冲期?没有研究作(审批计划)根据,只靠行政程序,未获续约的团体不知有什幺做得不好,下一手又未必知如何才算好。艺发局的逻辑不是考虑艺团如何成长,只是手握资源,按一个机制去分配。」艺术地图执行总监樊婉贞亦批评局方,明示上海街空间要发展「社区艺术」,却没有清楚定义。「我们跟活化厅很不一样,对社区的定义不同。艺发局为艺术家提供一个地方,却没有长远计划,亦没有一个定位」。

谁提出牌照问题?涉及政治考虑?

上海街404号多年由艺团对社区艺术各自演绎,碧波押经常举办与内地维权人士有关的活动,如放映独立电影及展出在内地被禁的作品,比之前的单位政治味更浓,三木说未受过政治压力,为声援马建闭馆亦突显了这个空间经营的弹性:短时间内获CCCD、当时展览的策展人及一众艺术家同意,便通过闭馆决定。至于过去十多年这个空间一直没有申请公众娱乐场所牌照,突然要跟足规矩,是否涉及政治考虑?林汉坚认为需看是谁提出牌照问题,「是艺发局职员,还是政府部门要求?抑或局内的视觉艺术小组委员会提出?是主席还是委员建议,都有不同背景,若是艺发局大会官方代表,便可能有政治要求,否则或是视委会庸人自扰。」

艺发局就事件回覆本报查询时未提牌照问题,称「本局视觉艺术组因应目前业界的现况,考虑并审视本计划的长远发展,包括空间运用及资助对象等情况后,决定延长现时社区文化发展中心的管理合约至二○一九年四月三十日,以期深入研究本计划的营运方向,积极寻求最合适的运作模式,以推进艺术发展。」程展纬乐观看待事件发展,「艺发局应多发展这样的空间,将多些政府的闲置空间交託给民间,社区艺术才发展得到。」他认为「现在做得几好,可以继续做到有新方案再改变,此刻说要暂停,我真的想不通。」

「33又3分1 黑胶时光」展览日期:12月15日至时间:下午1时至8时地点:油麻地上海街404号碧波押文//曾晓玲图 // 曾晓玲、受访者提供编辑 // 蔡晓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