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ys of seeing:绿水青山幽静还在? 屯门,四十

原创 S生活书  2020-06-09  阅读 884views 次
ways of seeing:绿水青山幽静还在? 屯门,四十空寂的屋苑平台,建筑的错落分布与用色和谐协调。(吴汉曦提供)ways of seeing:绿水青山幽静还在? 屯门,四十工厂外墙使用两种样式的砖块砌成,吴汉曦看出刻意讨好的美感考虑,有种过时的美。(吴汉曦提供)ways of seeing:绿水青山幽静还在? 屯门,四十引水道藏在龌龊的阴暗处,光明的发展蓝图中虽不被看见,却是支撑整个计划的基石。(吴汉曦提供)ways of seeing:绿水青山幽静还在? 屯门,四十1981年展览书册封面,不知名画家画出对屯门未来的想像。(吴汉曦提供)ways of seeing:绿水青山幽静还在? 屯门,四十新盘楼宇广告中的女模与另一作品中渔船上的妇人同在张望。(吴汉曦提供)ways of seeing:绿水青山幽静还在? 屯门,四十吴汉曦希望捕捉社区的生活质感。(吴汉曦提供)ways of seeing:绿水青山幽静还在? 屯门,四十吴汉曦口中搞不清用途的建筑物,依然从中发现独特设计线条。(吴汉曦提供)ways of seeing:绿水青山幽静还在? 屯门,四十封闭的空地,吴汉曦看出其待用的状态。(吴汉曦提供)ways of seeing:绿水青山幽静还在? 屯门,四十展览邀请了艺术家曾萃瑶绘画对屯门未来的想像。(潘晓彤摄)ways of seeing:绿水青山幽静还在? 屯门,四十被打捞起的共享单车,对照失落的新市镇发展宏愿。(吴汉曦提供)ways of seeing:绿水青山幽静还在? 屯门,四十吴汉曦(潘晓彤摄)ways of seeing:绿水青山幽静还在? 屯门,四十ways of seeing:绿水青山幽静还在? 屯门,四十ways of seeing:绿水青山幽静还在? 屯门,四十ways of seeing:绿水青山幽静还在? 屯门,四十ways of seeing:绿水青山幽静还在? 屯门,四十ways of seeing:绿水青山幽静还在? 屯门,四十ways of seeing:绿水青山幽静还在? 屯门,四十ways of seeing:绿水青山幽静还在? 屯门,四十ways of seeing:绿水青山幽静还在? 屯门,四十ways of seeing:绿水青山幽静还在? 屯门,四十ways of seeing:绿水青山幽静还在? 屯门,四十

「按照设计蓝图,屯门将和其他新市镇一样,会发展成为一个健康和均衡的社区,其居民的一切生活上的基本设施都会供应无缺。它将是一个有独立个性,有生命意义的群体,在其内,不同年龄和收入的居民都能健康地和融洽地生活和发展。」曾经有人在书中对这个充满未知的新市镇慷慨投射如此光明的期许。今天的屯门似乎不如预期,吴汉曦以摄影回应展望的落差。

屯门公园的幽静与嘈杂

展览入口有一面屏幕斜躺,画面是屯门公园裏一幅幅几近静止的自然景象,均以黑白呈现,尽如令人惬意山水画。细心注视,才发现静景中的微小动态——湖边不动的大树枝叶在风中震颤,桥上树影间有人穿梭来去,乌龟缓慢地在池边挪移身体。吴汉曦让我戴上旁边的耳机,听见了混杂的乐声、歌声与人声,层层叠叠。开始时与画面尚算配合的古筝乐韵,后来搀杂了只听见空旷回音的不知名演唱,再而混入节拍跳脱的电子音乐,要完整看毕这不到五分钟的片段,已几乎耗尽一个人所有的耐性。

展览「绿水青山回应展」开宗明义地回应一九八一年屯门节中一个名为「绿水青山」的展览。于屯门长大的吴汉曦记得小时候喜欢在偌大的屯门公园裏玩捉迷藏,有可以藏身的大圆桶,有水池放遥控船,有人写意地在湖上踩水上艇,而公园气氛恬静闲适,与今天景况大相逕庭。录像中的幽静景致正好回应屯门当年予人「绿水青山」的印象,「好似好靓咁,如果不戴耳机就不会被烦到」。他笑说,现实是「这个问题其实困扰了我很久」,却依然留给观展的人可以静谧的选择。

幻想破灭的景象 工厂有过时的美

一九八一年屯门节「绿水青山」展览,曾被记录成书出版,这本书放在展场一角。随意翻阅,能略知屯门得名于唐代作为「屯兵之门」,近代发展成广州与外国商港间的枢纽等历史。屯门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被规划成新市镇,「一个更大的经历正在来临。乡村範围将被城市所替代。一九六四年,青山被选为香港的新卫星城市之一。初步草图显示它的设计人口为一百万人,城市向湾外伸展。稻田和渔塘将被填平,而新墟被高大的公共房屋环绕,成为新市镇的中心区。工业区与住宅区隔离,以供沿岸的木厂和造船厂发展。这个蓝图成为后来的新市镇发展根基」。书中亦分析了屯门转型时的人口结构,指出「移入屯门的原因很多。较重要者为追寻更宽敞的居住条件和较好的环境……对很多新居民来说,入住屯门是他们居屋的大升级。」生于一九八一年的吴汉曦如书中描述,随家人从九龙迁进屯门,带着原区就业的想像搬进这个新市镇。祖母与母亲早年的确如预期般到区内的工厂当车衣女工,但后来工厂北移,毕业后的他终于要与许多屯门人一同每天挤上巴士,痛苦地在有「流动停车场」之称的屯门公路上折腾,与一代屯门人一同背负发展蓝图与现实间的落差,走出市区工作。

新市镇发展不似预期,他的镜头下有布满蚝壳被捞起的共享单车,「概念本身很环保,踏单车的景象好靓,但当你看到被周街扔,就有整个幻想破灭的感觉,好像『新市镇』现在的状态」。他也拍下岸边一艘盛满垃圾零件的船,呼应新市镇原来的光明想像,从回收的现实映照当初积极的生产愿景,但他强调并不为了批判「自给自足」想望的落空走样。说到年幼时住过友爱和安定邨,吃「发发快餐」,到置乐商场看玩具和漫画,今天依然十分回味。婚后他搬到沙田,女儿出生后重新回到这个他熟悉得生腻的社区,在安抚女儿入睡的许多个深夜,他开始在网上街景探索屯门一些未曾到访的空间,重新建立对社区的归属感,竟发现空寂的工厂区充满着独特的「过时的美」,于是拾起相机在屯门探索,「工业区吸引在于,本身它总有明显的设计,譬如颜色线条,总有想讨好人的感觉,有美感的考虑,但当那种美感过时了,状态几得意」。

永远「未完成」 日常不恆常

他的摄影却甚少捕捉市中心人烟稠密的场景,屯门在他的影像中呈现空寂的状态,屋苑无人的平台、夜间公路上兀自发亮的灯牌,即使相中有人的足迹,也仅是一个在河边默默晾被的大叔、渔船上张望远方的妇人,屯门彷彿那是一个无比安静的社区。他不动声色地凑近观察,近镜拍下了翠绿山峦前高耸的电缆装置,说当中隐含发展的象徵,这种连繫将源源不绝的电力输至,又举机抬头拍下天空被电缆切割的一隅,说此等景象在市区难见。他走进兆康站下的阴暗的引水道,拍下花痕相仿得如镜像般複製的石柱,又走到桥墩底座,惊讶不知不觉地回应着「新市镇」的概念——美好的表象底下总埋藏着不被看见而确实存在、不美观的现实。

屯门在他的作品裏,像是永远处于尚未定型的开放状态,除了新式楼宇工程,他也拍下富泰邨的楼与楼之间一处被铁丝网围起的无意义空间,没有用途,但不容人踏足,又拍下无法辨识的建筑物一角,笑说虽然现在已经修缮好,依然搞不懂它的用途,「也是发展紧、未完成的感觉。或者香港其实都是这样,大家想建立,但不知好还是不好,那种暧昧的状态存在很多幻想」。这种状态似是恆久,不管回溯屯门新市镇发展初期,或是多年后的今天,他觉得不过是换了背景,希望透过影像呈现当现实与想像有落差时,应该如何走下去的思考。

整个屯门完全走晒样

十‧一国庆当日,在港铁关闭距离清山塾最近的兆康站前,我们在还未施放催泪弹的午间屯门一同观展。吴汉曦突然感叹近月这系列的照片给他许多反思,说这些照片都是摄于七.二一之前,「我好深印象,好多传闻说七.二二屯门、元朗一出街就会被人打,那个气氛我很记得,整个屯门完全走晒样」。他才惊觉,自己过往三年摄下这些稳定的日常景象并不那幺日常,「在日常底下,其实很多东西潜藏其中,随时涌现」。所谓的日常本质可能已是浮动不定,或者摄影受限于只能捕捉某个时空裏不被隐藏的表象,他感慨这些日常的可贵,尝试以此理解这些照片可能的价值。

绿水青山回应展──吴汉曦展览日期:即日至11月24日

时间:上午11:00至晚上6:00(周六、日);下午1:00至晚上6:00(周一、二及公众假期)

地址:屯门屯富路清山塾文 // 潘晓彤图 // 吴汉曦编辑 // 蔡晓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