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ys of Seeing:解读纪录片《美国工厂》 看中美

原创 S生活书  2020-06-09  阅读 699views 次
Ways of Seeing:解读纪录片《美国工厂》 看中美《美国工厂》官方简介:「一家中国企业重新启用了位在俄亥俄州的废弃厂房,众人对此怀抱满心期望。然而,一场文化冲击恐将这场美国梦彻底瓦解。」(影片截图)Ways of Seeing:解读纪录片《美国工厂》 看中美曹德旺(左)表示,如在一年内完成建设,能助美国展现引进外资政策的成功。(影片截图)Ways of Seeing:解读纪录片《美国工厂》 看中美纪录片着墨描绘中美文化差异。(影片截图)Ways of Seeing:解读纪录片《美国工厂》 看中美福耀美国工厂实行「老外操作,中国主管站旁边」的模式。(影片截图)Ways of Seeing:解读纪录片《美国工厂》 看中美Ways of Seeing:解读纪录片《美国工厂》 看中美Ways of Seeing:解读纪录片《美国工厂》 看中美Ways of Seeing:解读纪录片《美国工厂》 看中美

二○○八年十二月,在美国工业中心俄亥俄州代顿市,薄雪覆盖已然停用的厂房。工人在最后的工作天相拥告别,有代表发言,为这座历史悠久的老工厂结束感伤,又带领工人祈祷,恳求上帝指引明路。接下来是一连几个空镜,翻转的办公室椅搁在黑暗中,破洞的旗帜在风裏无意义地飘扬。纪录片《美国厂房》片名伴随音响、原创音乐、剪接、製片人等等名单,在大型推土机、玻璃生产线重启的画面上浮现。这是最近火红的纪录片,关于一个中国富豪到美国接收倒闭工厂的真实故事,更因为它是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与妻子旗下製片公司的首部纪录片,在中美贸易战持续升温的时刻上映,引来许多解读。

中国人在美国办企业

中国玻璃生产商福耀重启沉睡美国工厂,《美国工厂》分别聚焦中国管理层和美国工人,片初很快便清晰交代了双方的处境。叉车操作员Jill忆述自己在通用汽车工厂倒闭时,房子的抵押赎回权被取消,此后拚命想要再次回到中产生活却不得要领。窰炉卸货员Bobby在晨光未现的驾车途上,一路回忆自己过往一年半一无所有,感激能在福耀上班,热泪盈眶。

福耀创办人暨执行长曹德旺步出他的私人包机踏足代顿。这位中国富豪资金的进驻,是不是美国待业工人的救世主?曹主席面对夹道欢迎的同胞说出自己的鸿图大计,「今天中国人到美国来办企业,最关键的不在于赚多少钱」,他说,「而是让美国人改变对中国人的看法」。但随着玻璃检查员Shawnea叼着烟慨叹时薪从以往29美元大减至现在的12.84、安全主任揭露部分操作员需在极高温环境下工作、主管向曹主席报告美国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认为他们的生产线排得太紧密……不执着利润的说辞不攻自破。

影片反映美中文化差异

自曹主席宣告他设下的经济指标没有达标,纪录片便展开余下部分,描绘许多关于美中文化差异——管理层在中国员工以统一节奏列坐吃午饭后,一本正经地以简报和清单介绍「美国文化风俗习惯」,着大家认真「学习」。不仅中国主管向曹主席投诉美国工人「动作比较慢,手指头比较粗」,连美国管理层参观中国总部时,也自嘲美国工人最好的工具是胶纸,封住嘴巴效率就会提高。部分工人在被迫「冲量」的同时,渐渐意识到自己身处被逼迫的隙缝,筹组工会声音日益壮大,中国资方却始终相信管理层质素提升有助平息工会骚乱,开始进行高层人事调动,更外聘组织左右工人对工会的想法。

中国式管理如何诞生?

香港大学社会学系潘毅教授认为,纪录片将劳资矛盾与工人集体行动的原因过于归咎文化差异,「以我理解,其实是两个资本主义的发展形态、阶段相撞的冲突,不觉得文化是主要的解释元素」。片中摄製队跟随美国管理层团队到福耀的福建省总部参观,一行人走到生产线之中,还在调整相机时,被突然一声「立正!向右看齐!」吓倒,「前后左右距离!看好自己的前后面!」工人们碎步蠕动调整「向前看!稍息!」工人们才放下僵硬的肩膀,迅即整齐地以口号回应领班的「大家好!」大喊:「好!很好!可以更好!」然后逐一报数,再而同呼「对不起!」、「请!」和「谢谢!」。美国人看得投入,后来更尝试将这一套照样搬演到代顿工厂,换来的是美国工人不明所以地凑合配合。

引入外资、制度改变下之产物

潘毅称,此种所谓中国式管理并非中国传统,一九九○年代进入工厂实地研究的她看到的并不如此,形容片中所见的军事化管理模式如她在富士康所见的一模一样,「将劳工者的地位变得很低,无甚价值,完全是改革开放之后才出现的新文化」。她继而阐释,在社会主义年代的中国,工厂其实都是国企或集体企业,拥有共产主义的理念,故此採用终身保障制度,工资相对固定,工伤出现时较有保障地处理,「你可能听过社会主义年代国内有好多疗养院,比如在煤矿、铁路等较易受伤的地方,用来治疗和进行复康。不只包你工作,还包埋你生死」。而整个制度改变,始于一九八○年代之后,当信仰进入资本主义大市场竞争才可发展经济,中国便扬弃社会主义制度理念,走向资本主义,学术语言会以新自由主义理解。

「加入资本主义大家庭后,首先调整的是劳动关係,先打破终身僱用制度,引入合同、外资。」她解释,片中的中国式管理形态,其实是在四大特区引入外资——引入香港、台湾、韩国和日本资本下才彻底改造。「中国的劳动关係和工人的劳动权益,甚至出现完全没保障的情况。」即使如此,她认为这种被误认作中国式的管理,造成的剥削,中国政府始终责无旁贷,「一个宣称是社会主义的国家,为什幺可以容许比资本主义国家更为剥削的劳工制度出现?」当中国加入全球化的竞争,自认优势是出卖廉价劳动力,便以此打击美国经济,潘毅认为,这情况在现时进行得如火如荼的中美贸易战背景下,更为清晰。

比资本主义更资本主义

看《美国工厂》,潘毅觉得戏剧性在于,它展示了中国如何将一套已经改变了的、比资本主义更资本主义的管理形式带回美国。美国本是一个后工业化社会,经历了早期竞争激烈的资本主义制度,到渐趋成熟、有人权保障的形态演化,由工业化年代走向工会化,进入较有保障的年代。正正发展到在一九九○年代的黄金时期,大部分的资本却出走到中国和其他东南亚地方,反令美国的工业区变成如代顿般的死城,工人相继失业。与此同时,当资本进入中国,亦改变了中国原有制度状态,「当高度剥削的制度在中国运作,二三十年来剥削累积的资本就有条件出去。有条件出去,就可以带着这种管理制度和文化出去,出去后就遇上了美国,发生冲突」。

中国工人反抗意识抬头

纪录片从福耀招聘会开始,有人举手提问,这会不会是工会化工厂,福耀代表斩钉截铁地否定。其后在工厂典礼上,美国参议院成员致辞时出其不意地申明立场,表示支持工人努力组成工会的意愿,当传媒向曹主席询问立场时,他从容不迫地回答,指工会影响劳动效率和企业效益,更称工会进来,他就关门不做。工厂日复日的运作,愈来愈多问题浮现,有美国工人不满无间断工作,员工辛勤从未得到嘉奖鼓励,与中国管理层也无法沟通。于是,有人发起投票,争取工人支持筹组工会。

美国工会同样被打压

《The Glocal 全球政经评论》副总编辑尹子轩指出,工会制度的确在美国扎根多年,由是,美国蓝领工人都以「参与劳动动作的工会成员」理解自己的身分。纪录片呈现美中工人对工会看法和接受程度的差异,然而,尹子轩指出在美国这个发达国家,实际上,仍有很多企业反工会,拉锯从来没止息,「很多时候资方都有一些阴阴湿湿的招anti-union,尤其大公司」。而且美国工会的权力相对欧洲并不算大,「始终美国给企业的自由度大很多,税收不是很高,加上特朗普上台后,特别对重工业废除很多他认为是掣肘的规管,运作成本相对降低,但期望第一世界国家工人完成第三世界国家的工作,更要求产量一致,违反经济概念,注定徒劳」。

中国式工会难获资方信任

片中记述福耀总部也确有工会,然而工会主席是曹主席的妹夫,身分暧昧。潘毅指出,这反映中国工人对工会的看法——不信任,即使有工会架构,却是一个假工会。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何在美国代顿工厂,当企业派员向中国工人解释工会的存在会如何阻隔与管理层之间的直接沟通,工人们会点头接受。但潘毅留意到,中国工人正在经历觉醒,并不如纪录片呈现般,如离乡别井的小黄(译音)般不计较地付出,深信自己的利益与企业完全一致。「去年的佳士事件,工人会觉得,其实是工人的力量不够强,工会的架构和选举程序才会被资方抢夺。」她说中国工人渐渐醒觉,知道由资方掌握的官方工会,要慢慢转化性质,需要工人自己争取,「当然是很艰巨的,这几年我观察到愈来愈多抗争、集体行动,甚至罢工发生,有工人要求重选工会,这代表中国的农民工在过去二三十年到近几年,其实有进步,懂得要求」。她留意到中国工人渐渐懂得掌握生产周期,知道在出货时期发动罢工,当生产稍微停滞阻碍,老闆的损失会很严重,「在我的研究裏,二三十年来,农民工的反抗意识,虽然不是人人都有,但相对来说,有一部分已经比较成熟,知道怎样保障自己」。

关税加减 工人首当其冲

资本家在美国接管工厂,尹子轩认为是经济学考量多于政治,不过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关税措施无疑加强了中国资本家投资的动机。然而为何奥巴马的名字会触动观众神经,虽然尹子轩不认同单从资金背景判断纪录片的政治动机,他尝试理解这种敏感,「如果将此看成奥巴马的批评,我想是一个多边主义对单边主义的提醒。就是说,在经济上的竞赛,最大的目标其实都是双赢,不然反弹只会更大」。他指出,中美间的矛盾其实于奥巴马在任时已经存在,只不过他的手段相对怀柔一点,他思考的是要共赢,营造一个公平的政策环境做贸易,「包括当时提出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係协定),一个以规管来确保大家在公平条件下贸易的自贸体系,虽然in effect某程度上孤立了中国,但他其实说,中国是可以加入TPP的,不是抵制你,而是要你跟番全世界条rule去玩。奥巴马会想,要影响到中国之余,要将美国人受到的损害减到最低。但对特朗普来说,他是要自己赢,不介意美国人受到冲击,觉得出现了什幺情况都可以自行补贴」。但他认为两者之间其实只是态度上的分别,基本路线上的差异并不明显,「我觉得这部纪录片点出的是,政治跟不上现在商业的进步」,「其实现在反而有个趋势,就是工厂回流美国,但用大量自动化方式,聘请很多工程师,而不是中低技术劳工,到时劳工断层就会出现」,片末也预告了福耀未来在生产上自动化的蓝图。

恶性竞争 中美两败俱伤

「中国工人在中美贸易战下,其实什幺时候都是首先受到冲击。」虽然福耀注资先于贸易战爆发,但潘毅指出,贸易战展开,许多资本家也做出与曹主席相似的决定,为了逃避关税或进一步降低生产成本等原因,将资金从中国外移到东南亚或其他国家。当厂房大量迁移,企业会调动管理阶层建立生产线,对管理阶层的冲击相对小,但普通工人却可能面临失业。工厂订单移走,工人可能一天有工作一天没工作,日工情况加剧,加上生活成本不断上涨,劳资矛盾激化。她形容,不论加税与否,工人都是首当其冲地受害,「加税就打击现在打工的基层劳工,但不加税就引入更多美国农产品,入口的玉米棉花全都比中国农民种植的便宜,直接冲击中国农业生产,农民迫于无奈到工厂打工,但又要面对工厂迁移、经济下滑,所以我会形容这个问题是死结。加与不加,两个大国已经进入一个互相恶性竞争的阶段,互相冲击对方的经济体系」。

文 // 潘晓彤图 // 影片截图编辑 // 王翠丽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